现在的位置:首页>网上创业>正文

第一个找到网约车商业模式的公司,如今第一个倒下?

2017年04月27日 ⁄ 共 3614字 暂无评论
第一个找到网约车商业模式的公司,如今第一个倒下?

相较于滴滴的全平台,首汽的合法性,神州主打安全专车及全产业链;易到除了网约车外再无其他,其作为乐视汽车入口这一角色,也因为后者风波不断而显得遥遥无期。此时易到的处境比2015年乐视控股前更凶险。

易到与乐视的危机最终摆到了台前。

4月17日,创始人周航一纸声明将易到目前的困境公之于众,周航称易到目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其主要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达13亿元。他还表示乐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殃及易到”,呼吁乐视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易到与乐视方面则在晚些时候发表声明反击称,“挪用”一事不属实,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13亿元指的是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同时作为公司股东的周航知悉此事。易到之后将就上述行为追究周航法律责任。至此,易到管理层分化严重,问题彻底公开化。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青春分析认为,在本次事件中,周航可能涉嫌诽谤,乐视可能涉嫌挪用资金,具体哪方面的风险成立,取决于事实和证据,由于对于事实和证据还不掌握,目前只能说双方均涉嫌上述法律风险。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此声明来看,贷款合同是约定了专门给易到的,按照目前的贷款监管政策,银行也不可能允许一个公司贷款以后,给另外一个毫不相关的公司运用,这急剧扩大了出借方的业务风险。如果情况属实,相关的贷款行会紧急核查这笔贷款的真实流向,并且迅速抽贷,如果不能够抽贷,那么就是第一时间申请和执行资产保全,将乐视大厦强制拍卖。

近几个月以来,易到司机提现困难、乘客打不到车被广为诟病,在声明中周航认为,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周航深夜在朋友圈发文称,希望乐视“能够真正意识到并直面易到此刻的困境和问题,期盼你们能够真正去解决司机和用户的诉求”。

据获悉,易到创始人周航一个月前已入职顺为资本,担任venture partner一职,有自媒体就此将其形容为“易到充值忽悠、涨价没车、司机退车、老板跑路”。

连续数月提现未过,易到司机 “心寒”离场。40岁的张师傅是个上班族,周末选择开网约车赚点“零花钱”。不过他现在很少选择易到接单了。“我易到账户里还有好几千块钱,根本提不出来,谁还给他卖命啊”。

深圳的易到司机严先生也表示:“以前易到是工作日的10点到15点都可以提现,现在能提现就等同是中彩票一样的概率。”遭遇提现难题的司机不止严先生一人,在易到贴吧里,来自各地的易到司机每天都会吐槽提现难的问题,不少人尝试所谓的“提现技巧”希望能试试运气:10点整申请提、下午人少时尝试、重新下载App再登录,然而绝大多数人都以失败告终。

应对这种情况,易到提供的具体提现程序也非常繁琐:提现困难,第一次申请需要到易到登机手机号码并提供账户余额截图,7天仍无法手机提现,要带着身份证银行卡到易到总部登记、申请线下转账,此后司机账号还要有15天的静默期,不能接单。

北京车主张先生目前的易到账面上还有3000多元未能提出,他表示,目前已经不在易到接单了,“有点心寒了”。帐户资金在几千元的司机很普遍,而有些司机的账户已经累积到了上万元也无法提现。

拿不回自己辛苦钱的司机多次前往位于中关村技术贸易大厦19层的总部投诉。讨薪的一位司机称,易到处理提现的办公地点一周内搬了三次地方。

平台司机端供应不断减少,打车变得原来越难,随之而来的是用户的逃离。北京车主张先生表示,“我接过80%的易到乘客都是本着赶紧把易到账户里的钱花完的想法才打车的。”

极光大数据iAPP显示,从去年8月开始,易到活跃用户数量流失情况惨重。今年3月,易到的月活用户数量仅为328万人,相距2016年8月的峰值826万少了500万人。一位网友抱怨称:“10次叫车2次接单已经是万幸了。要赶紧把余额用完!”对此,易到方面对此表示,针对司机的补贴大幅下降,导致供需不平衡,是叫车难的原因。

除此之外,易到还拖欠了多家供应商款项,据新浪科技报道,易到用车总裁助理王睿曾直言:“现在就是没钱,只能等银行的信号。”

腾讯财经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在乐视收购易到70%股权时,以周航为代表的创始人团队,和乐视方面签有对赌协议。协议其中一条是,乐视投资后的一段时间,易到的营收和市场份额达到一定规模后,乐视会购入创始人所持的易到股份,创始人正式退出。

在乐视入主易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易到的营收情况并不好,乐视与易到的声明中也指出,周航仍为公司二股东。同时易到也在17日的声明中首次坦承,“易到确实面临一些资金困难,乐视作为大股东一直在积极帮助易到融资渡过难关。”

2016年6月,易到方面曾表示正通过拆分VIE结构,准备启动国内上市计划,此后“启动上市计划”、“引入投资人”等消息不断传来,但都没有实质性进展,反而各种问题不断凸显。另据了解,2016年携程对易到减持,投资的公允价值由5.27亿元,下降到2.28亿元。

2010年,周航成立了易到,彼时移动互联网还没有兴起,滴滴快的尚未横空出世,易到在移动出行领域没有直接竞争对手,专注服务和出行体验使易到赢得了一波优质的司机和用户。

不过2014年以来,随着资本大量涌入,滴滴、快的、Uber展开惨烈的价格大战。而作为开创者,易到却选择了“不参战”,先后拒绝了多次融资机会。周航认为引入新的投资者会稀释股权,同时也希望易到专注服务,尽早实现盈利。

后来网约车行业融的钱越来越多,不断加码,选择鸵鸟政策的易到就错失翻身机会。2014年9月易到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后的近一年时间里,易到再没有引入新的投资方,而滴滴方面则不断刷新融资记录,Uber方面也用全球市场的盈利补贴中国市场。此后滴滴Uber中国等后来者估值不断攀升至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而易到却因最初的错误判断市场份额一度下跌到第四名而面临生死危机。

就在易到处在生死边缘之时,乐视抛出橄榄枝。2015年7月,其以7亿美元控股易到,获得后者70%的股权。随后开展了持续8个月的充百返百营销活动,巨大力度的补贴将易到重新拉回网约车的赛道。

但周航引入乐视投资救活了易到时,他也要面对乐视入主的代价:自主权的丧失和易到的乐视化。相较于周航时期坚决不打价格战的保守,乐视方面更激进冒险。易到8个月充返活动的累计充值金额达到60亿元,也就是说易到同样要投入至少60亿元补贴用户,这之后其还持续推出80%、50%等充返活动,这也使得易到资金紧张,积重难返。周航曾对无休止的补贴大战表示不满:“专车多少钱都不够烧,单子越大,补贴的规模就越大。还是要尽快回归正常的商业。”

除了重新进入网约车战场外,易到在内部完成了自身的乐视化。一位易到前员工对界面新闻表示,在乐视CMO彭刚加盟易到后,公司中层的人几乎换了一轮,公司也有不少老员工离职。

周航也在声明中称,乐视入主易到后,相继派出何毅出任董事长、彭钢出任易到总裁。在完成法人变更后,周航逐步退出了易到实际管理层的角色。在今年3月末的第三期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的演讲,周航这样谈失败:“可能失败就是创业的一种宿命,是一种不可避免的东西。”

相较于周航的小而美,乐视更喜欢大而全,其把易到当做乐视汽车生态的入口,并推出了生态专车、汽车生态等概念。2016年6月,在完成法人变更的同月,易到召开发布会推出共享汽车生态的概念,周航为易到站台,有记者抱怨发布会什么都没发布时,周航涨红了脸说,“下次我应该把乐视汽车搬上来就好了。”

这之后周航很少为易到站台了,更多的是易到总裁、原乐视CMO彭刚在发声。彭刚说过最经典的一句话是:“这个行业残酷到,它的竞争方法可能有点简单粗暴,就是没有钱烧,你肯定退出去。”

如果说小而美救不了易到,那么在竞争激烈的网约车市场,简单的狼性厮杀似乎也救不了易到。

虽然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补贴”和“价格战”是网约车战场的绝对关键词,但就目前现状来看,随着网约车新政的尘埃落定,补贴早已不是网约车战场的决定性因素,各家都在合法性、服务及上下游产业上下功夫,易到的思维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已经落后于整个市场了。

相较于滴滴的全平台,首汽的合法性,神州主打安全专车及全产业链;易到除了网约车外再无其他,其作为乐视汽车入口这一角色,也因为后者风波不断而显得遥遥无期。此时易到的处境比2015年乐视控股前更凶险。

周航在声明中称,一直有机构有信心、有意愿、有诚意投资易到。期待乐视团队能够清晰看待当下的危机,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谁愿意收拾易到的烂摊子呢?毕竟现在的易到除了一系列司机欠款、用户提现困难的危机外,身上还和乐视汽车一起背着说不清的14亿元的银行贷款。

原标题:第一个找到网约车商业模式的公司,如今为何却可能第一个倒下?

作者:佚名
来源:界面新闻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fuli121.com/32562.html

给我留言